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46 下)【作者:8083979   人妻小说 
字数:50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大学时代

            四十六、虎头蛇尾(下)

  在射精过后,阿涛也还算知道分寸,没有继续再为难小欣,而是松开了小欣的头发,变相承认了自己的失败。不过他并没有马上起身,而是上身直接瘫趴在了小欣的背上,显然在刚刚的角力中,他的消耗也很是不小。

  就这样,两个人以这种重叠在一起的姿势,休息了大概有1分钟的时间。
  然后阿涛也并没有去顾及小欣的感受,而是自顾自的直起身子,旁若无人的向后退了一步,拔出了已经软下来的阳具,然后转身走到相机旁边,伸出了手。在相机一阵晃动之后,他手臂回收,手里拿着一根香烟和一个打火机。

  而随着阿涛阳具的抽离,几滴乳白色的液体也被他的龟头带出,进而滴落,与此同时小欣的阴部也终于暴露在了画面当中,那一刻已经被操干了许久的阴唇还没来得及恢复、闭合,其中水润润的粉红腔肉完全暴露于空气之中。

  但这性感的画面却并没有持续多久,感觉到来自阿涛的束缚消失了,小欣也不再维持原本的姿势,双腿弯曲,膝盖指向两侧,顺势蹲在了地上。

  看到小欣的动作后,阿涛阴险一笑,赶紧伸手拿起相机,接着又是一阵激烈的晃动,然后画面紧紧锁定在背对镜头蹲在地上的小欣身上。

  画面的清晰度很高,所以可以看到全部的细节,在大概5-6秒之后,从小欣的阴道处,流出了一股乳白色的液体,丝丝连连的从阴唇连到了地面,可能由于浓度过高,这液体并没有第一时间融入沙石,而是堆积在了沙滩上。

  然而就在我和阿涛都将目光集中在小欣的下体上的时候,小欣的身体突然动了。
  目光上移,原来是小欣正在转过头来。

  不过还好,小欣现在还是冷漠的状态,所以转头的速度并不快。再加上阿涛反应够快,发现不对,相机镜头猛然变成了一片漆黑,应该是被他藏了起来。

  不过画面虽然黑了,但是周围的海浪声却依然存在,同时传来了小欣冷漠的声音。

  「你没有戴套。」

  小欣的声音和她刚才的表情一样,充满了冷漠,好像在陈述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一样。
 
  「是啊,我插进去的时候,你应该就知道了啊。怎么当时光顾着爽了,不阻止,现在后悔了?」

  阿涛的声音,开始时有些因为慌乱而颤抖,后来才慢慢镇定下来,然后悄然转变成调戏的语气。

  「。。。。。。」

  阿涛说完,耳机里一阵沉默,显然小欣只是气不过阿涛的无耻行径,所以刚刚说了那句话,但是在面对阿涛更加无耻无赖的嘴脸后,她又一次选择了沉默。
  这无疑是明智的选择,如果比谁更加龌龊下流,小欣明显差了阿涛不止一筹。如果就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小欣很可能会受到更加过分的语言羞辱。

  「再说了,又不是没内射过,有什么大惊小怪啊?难道你是怕怀孕?呵呵,在这里我们是买不到药的,不过你可以回去再买啊,反正紧急避孕药的时间是72小时,明天回去就去买,时间富富有余。」

  随着阿涛说话,镜头慢慢恢复了光亮,一片虚影之后,又一次变得清晰。此时小欣早已再次转过身去,依然保持着背对镜头,蹲在地上,让阴道里的精液缓缓流出的姿势。

  同时从她手臂的姿势看来,她应该还在用手把刚刚那两个因为没有了束缚,而不安分的探出头来的可爱乳房,再次关进牢笼。但是当她听到阿涛说出「怀孕」两个字的时候,她的动作明显有了一丝停滞,仅仅一瞬,然后又继续动了起来。
  很显然「怀孕」两个字,真真的戳到了小欣的内心,这应该也是她最最担心的问题。而长久以来,之所以她会被阿涛吃得死死的,其主要原因,就是阿涛这对关键问题能够及时掌握的能力。这让他每一次都能夺得先机,令小欣处于劣势,被他玩弄于鼓掌之间。

  然而这一次,虽然阿涛又握住了小欣的七寸,但却并无收效,小欣除了那一丝丝的迟疑外,依然强忍着我行我素的做着自己的事,坚决不给阿涛得寸进尺的机会。
  小欣的态度,令阿涛一时之间也是无可奈何,只能保持缄默,专心的做一个摄影师。

  古铜色的皮肤,让小欣的臀部显得更加健康、浑圆,如果说在这古铜色之中还夹杂的那一小块白皙的皮肤很是显眼的话,那此时从小欣胯下,深蓝色的泳衣中还在滴下的乳白色液体,就真的让人无法移开目光了。

  然而因为生理构造的原因,女性阴道内沟壑遍布,所以光是这样流,是无论如何都流不干净的。而且,因为在那边不方便买避孕药,也就是说,阿涛的肮脏精液要在小欣珍贵的子宫之内存活两天之久,甚至可能直接导致小欣受孕。

  对此我感到深深的担忧,看来阿涛真的是已经脱轨了。但是我一时半会还猜不到他的目标是冲我还是冲着小欣,不过这已经足够我坚定必须要清除他的想法了。
  然而无论我现在怎么想,画面里的事情还在继续着,阿涛还在很负责的做着摄影师,而小欣则全然不知的在清理着自己的下身。

  当然了,小欣是不可能作出甩一甩屁股这种下贱、龌蹉的动作的,所以她只能在精液流得差不多的之后,用手指偷偷的轻轻刮了两下自己的阴唇,把粘在上面的精液刮掉,之后才慢慢的,在不弄疼自己的前提下,拉上了裆部的拉链。然后站了起来。

  而显示器里的画面也在这一刻完全变成了一片漆黑,我扫了一样进度条,发现视频已经结束了。

  至此,小欣和阿涛这次旅行的所有附加照片和视频就都结束了。但是我依然没有找到小欣放弃我的原因,不过还好主线的摄像头视频还在继续着。

  我迫不及待赶紧切换了播放器,把画面切回了酒店房间。

  此时画面里的时间还是下午时分,房间的主人,此时应该是在那片杂乱的沙滩上,激烈的野合着。因此这里空无一人,但床上的被褥和室内的卫生,都已经被整理和清扫过了。

  等待的时间是无聊的,抬头看看窗外早已经漆黑一片了,由于心里着急寻找可能存在的小欣放弃我们感情的原因,所以这一天我都把注意力放在了视频里,原来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到了后半夜。

  发现时间已经这么晚了,忽然就是一阵困意传来,不过内心的担忧还是让我倍感焦虑,想想时间剩下的已经不多了,在内心一阵挣扎之后,还是决定今晚一定要把视频看完,看看能否找到可能存在的真相。

  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伸了一个爽爆了的懒腰,预计画面里的内容一时还不会有什么变化。于是,我站起身,向门外走去。

  打开了门,客厅里也是一片黑暗,柱子应该早就已经去睡觉了,我也没有什么事需要去叫他,就自顾自的走进厨房,到了一杯水,一边喝一边走回房间。

  刚刚仰头喝了一口水,脚步也停在了房间门口,水杯下移的瞬间,余光忽然扫到房门上贴着一张便签。

  「小浩,王先生打电话来,让你有时间去一趟公司。」

  揭下便签,借着房间里的灯光,看到上面歪歪斜斜的字,可以肯定是柱子这个傻大个写的。

  自从我强调过不允许柱子进我房间后,他就真的没有再犯过这种错,这让我对他的印象又好了几分。果然心思单纯的人,就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老实、听话、忠诚都让柱子占齐了,可是唯一的缺点就是有些憨憨的。当然说他憨不是在骂他,反而我希望他的这种品质能一直保持下去,毕竟傻人会有傻福嘛。

  摇了摇头,把柱子的事情先抛到了脑后。拿着便签走进了房间。

  父亲怎么会突然找我去公司?是那边的事情有了新的变化?还是想问我最后的决定那?

  不过无论是哪种情况,我都觉得很是头疼。父亲那边的情况已经是风雨飘摇了,就算是有什么新变化,应该也是坏消息的几率要大一点。而至于我最后的决定,这个就更令我郁闷了,现在小欣的想法不明,阿涛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对于是否跟父亲离开的问题,我真的是难以抉择,左右为难。

  坐在椅子上,把便签顺手按在了显示器的下沿上,眼睛盯着画面里的酒店房间,一口一口的喝着水,好像能用水把烦恼稀释一般。

  直到再次仰头却没有一滴水划过嘴唇的时候,我才转醒过来,不经意间竟然又一次陷入了苦恼之中,看来不赶紧把这些事情解决掉,我今后的日子都不会太好过了。

  因此我赶紧放下水杯,正襟危坐的继续认真看起了视频。

  但是貌似好像老天依然是在跟我作对,我心急如焚、废寝忘食的在寻找答案,可是偏偏把视频一直看到黑屏,都没有再看到什么有用的东西,甚至连一场肉戏都没有。        

  画面里的房间以空无一人的状态,度过了一个无聊的下午之后,终于迎回了它的主人,然而前几天的和谐姿态却以不复存在。

  一同进房的两个人,基本已经没有了什么交流,阿涛还会偶尔故意找些话题,但是小欣却并没有给予任何回应,任凭阿涛在那里自说自话。很显然随着回程时间的临近,小欣的反抗意识越发强烈了。在几次自讨没趣之后,阿涛也只能作罢。
  对于阿涛在碰了几次钉子之后就安定下来的表现,我感到有些疑惑,根据以往的了解和观察,他可不是这种知难而退的人。莫非小欣强烈的抵触情绪,真的已经让他无从下手了吗?

  然而接下来的视频内容,则真的认证了我的猜想,这一夜就这么风平浪静的度过了,不知道是阿涛放弃了抗争,还是白天野战累了,总之,阿涛连做爱的要求都没有提过,就匆匆上床睡觉了。

  从浴室出来的小欣,在看到阿涛已经入睡后,原本冷漠的脸上,也是一阵惊讶,之后则是微微的欣喜,显然对自己的抗争收到的成效感到满意。我忽然觉得这一刻小欣的内心好像是这几天里最开心的一刻,那是即将冲破牢笼的欣喜,也是抗争取得胜利的愉悦。

  不过一想到一会还要跟这个无耻的人同床共枕,小欣嘴角那微微的笑意又一次消失了,恢复了冷漠的表情,慢慢走到了床边,裹着浴巾上床,关灯,睡觉。
  画面变得昏暗不明,就像小欣这一天的表现一样,阴郁而没有一丝波澜。
  八倍速的视频,一直在播放着,直到室内慢慢有了一丝光线,然后这丝光线一点点扩大,遍布满屋。

  接着是小欣醒来,看起来心情不错,毕竟再过几个小时,她就能脱离苦海了。
  可能是为了美美的迎接即将到来的自由生活,小欣没有在床上过多的逗留,动作轻快的起床,走进了洗手间。

  然而就在洗手间的门刚刚关上的时候,原本还在熟睡的阿涛却突然坐了起来,原来他早就醒了。

  起身后,阿涛先是偷偷看了看浴室的方向,然后赶紧掀开被子,穿着内裤跑到了摄像头前面。

  「她在洗澡,我要把这东西收起来了。回去见。」

  那偷偷摸摸的动作,和鬼祟的声音真的好像一个小偷一般猥琐。

  接下来,就看到阿涛在镜头前一番忙碌,直到画面彻底漆黑一片,进度条也走到了尽头。

  我疑惑的又翻来覆去的找了好久,看有没有视频被遗漏,但是最后却也只能颓然的放弃,因为真的再也找不到别的视频和照片了。

  那也就是说小欣和阿涛在海边的野战就是这次旅行的最后一场战斗了?如果没有这段时间发生的这些事,我其实还蛮期待最后的这场战斗的,可是现在的情况,却难免感觉有一些失望,这完全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激烈。

  在那么多的铺垫和尺度越来越大的调教之后,这突然的结束,无论如何都会给人一种虎头蛇尾的感觉。难道阿涛真的已经被小欣难住了吗?

  这个问题一直在我脑海中盘旋着,却怎么也找不到答案。心烦意乱的我只能无意识的坐在电脑前,面对着屏幕中的六个文件夹发呆。

  纷乱的思维已经忽略了时间的流逝。直到一缕阳光照射到了电脑屏幕上,我才在浑浑噩噩中悠悠转醒。所有的影像资料都已经看完了,但是我仍然无法探究到真相,但无论如何,我都可以确信所有问题的交集点都在阿涛身上,只要处理好阿涛的问题,也许一切症结就都能解决了。

  在反复思考了各种可能之后,未来之路的首要任务都直指阿涛,那么其他的事情看起来,现在就都可以先暂时放下了。有的时候快刀斩乱麻的一刀切也不失为一种有利的手段。

  虽然事情没有实质的进展,但是现在终于摸清了头绪,这让我倍感轻松。然而,随之而来的是一阵疲倦感,这其中包括各种算计的后遗症,也包括这一天一夜坐在这里的生理反馈。因此我不得不先把怎么解决阿涛问题的想法抛于脑后,站起身,走到床边,然后直接扑了上去,瞬间沉睡了过去。

  也许是多日以来的烦心事终于缕清了头绪,亦或是之前一天一夜太过劳累,总之这一觉我睡的特别香甜,等再次醒来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了。

  睡眼惺忪的醒来后,我坐在床上发了一阵呆,不是在机关算尽的胡思乱想,只是纯粹的从刚刚醒来的迷糊状态中清醒过来。

  就这么坐了有四五分钟,睡意终于慢慢消失,我用力的擦了两下脸后,站起了身。

  上了趟洗手间后,慢慢走出了房间。

  刚刚走出房门,就看到柱子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站在门口,像是在犹豫着什么。

  「怎么了?」

  我疑惑的问到。

  「啊???你。。。你。。两天。。没出来了。。。」

  我的突然出现,让柱子一阵错愕,在听到我的问话后,他支支吾吾的回答道。
  「哦。没事的,这几天我有点事情在忙,别担心。」

  看的出来,柱子很是担心我的安全问题,可是在没有得到我允许的情况下,又不敢贸然进去,只能焦急的在门口徘徊,对此我感到很是欣慰。于是我一边说话,一边轻轻拍了拍柱子的肩膀。

  「有没有什么吃的?饿死了。」

  与柱子擦肩而过,我故作轻松的问到。

  「啊?有。。。有的。。。」

  看到我没事,柱子很是高兴,一边回答我,一边转身向厨房跑去。

  而我则施施然的走到了沙发旁边,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调到了芒果台,看起了“假期神剧”。

  听着厨房里一阵忙碌(其实就是微波炉一阵嗡鸣)后,柱子端着两盘菜走了出来,显然由于现在的时间不对,这些菜是中午的,以柱子朴实和实在的性格,是考虑不到再让外面的兄弟再送一份的。

  不过对此我也没有什么异议,现在外面风雨飘摇,之后的路还不知道会走向何方,貌似无需太多的讲究。

  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填饱了肚子,之后很是满足的靠在了沙发背上。而柱子则开始碗筷。

  在一番忙碌过后,柱子走到沙发旁,有些欲言又止的站在那里。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还不快来看你最爱的“明珠格格”?」

  看到柱子憨憨的样子,我莫名觉得很是好笑,故意调侃起他。

  「那个。。。王先生。。说有时间让你去趟公司。」

  看到我吃过饭后,一点要出去的意思都没有,柱子不得不出言提醒。

  「今天就不去了。他不是说有时间嘛?今天太晚了。明早我们再过去。」
  在长时间的压抑过后,难得缕清了头绪,心情轻松之余,我格外珍惜这难得的惬意时间。也许明天去过爸爸公司之后,很多事就不好说了。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